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丈母娘的身材好性感,

岳母是个丰腴风骚的女人,我第一次见她就被她迷住了。那是我刚分到那所学校的时侯,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,突然一个白皙丰满的烫着大波浪发的中年女人走到了我的跟前,用很性感撩人的声音问我:“喂,你知道王艳老师在哪吗?”我看着她,她太迷人了!身高有168CM吧,丰乳肥臀,有些过丰满,但不觉胖;面白如粉,唇红腮圆,有一些皱纹;不是很漂亮,但眼神很媚,放射出的光芒足以电死任何一个男人。我不觉呆了,死盯着她看。虽然我已和不少的年轻女孩做过爱,但没有一个像她这麽风骚撩人的。她扑哧一笑:“你怎麽啦?”我觉得很失态,忙从她的饱满的胸前收回眼神,紧张地说:“在,在,在教室吧。”

  “哪间呀?”

  “那,能麻烦你帮我叫一声吗?我是她母亲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我已恢复部分常态。

  “你人真好!”她死死盯着我的脸,我觉得她似乎在用着一种闪烁着欲望的眼神在注视我英俊的脸庞,它可迷死过许多女孩的。

  “能爲你这麽漂亮的女士服务,是我的荣幸,乐意之至啊!”我放大胆用眼神挑逗她。

  “没想到你不光张得帅,嘴也很甜的嘛。”张阿姨用手拍拍我的背,还轻轻捏了一下。

  “谢谢!我这就去叫她。”

  我刚转身,就看王艳走过来了,我忙叫:“王老师,你母亲找你!”

  王艳喜欢我很久了,可我都不搭理她,今天见我主动叫她,红了脸,快步走过来。害羞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对她妈妈说:“咱们走吧。”

  那女人一直用眼神在对我放电,听她女儿一说,对我媚笑着说:“今天是王艳外婆的生日,我们要给她去祝寿。”然后对王艳说:“你们是同事,以后请他到咱们家来玩啊。”

  “只怕人家不肯来啊。”王艳娇羞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盯着别处,轻声说道。

  “不会吧!你会赏脸的,对吗?”她望着我的眼睛媚笑着问。

  “一定来一定来,我接受你们的邀请!”我忙道。

  “那就说定了。”

  她们在说了再见后走了,王艳妈妈的乳房轻轻的从我胳膊旁滑过,我知道她是故意的。我望着那女人丰隆的臀部想,爲什麽她那麽有风情,却生了这麽一个平庸的女儿呢?同时在心中暗暗有了个阴谋。并开始期待王艳的邀请能早日来到。王艳妈妈远去背影后丰隆的臀部上黑内裤的印记仿佛在召唤我。我情不自禁捂住我的下体。

  过了几天后,我在办公室的书桌上发现了王艳留的纸条,叫我晚上8点到她们家去吃饭。喔塞!太棒了,我可以见到她那性感风骚的妈妈了!

  下午放学后,我跑回宿舍,认真打扮了好一阵子,穿上了我最好的一套西服,皮鞋擦得闪光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好一会,才满意地出了门。

  到街上的路边摊,我买了几斤水果,拎着,按王艳给的地址,在10分钟后找到了他们家,在一个家属院的二单元三楼我按了门铃,王艳很快开了门。

  她家是三室一厅,120多平米吧,布置挺豪华的。王艳接了我手中的东西,忙叫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给我倒了茶,却脸红红的,不敢看我,也不说话。我问她:“伯父呢?”

  “出差了。”

  “那伯母呢。”

  还没等她回答,就听见那个让我几天来日思夜梦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:“小高啊,你先坐,我正在炒菜,很快就好了。”

  我也去了厨房,看见岳母她今天穿了一件连衣裙,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里面的乳罩和内裤,这使我冲动起来,老二也硬了,心中在胡思乱想着。我的阴茎越挺越高,有些不能控制了。我不由自主地起身来到她身边,这时她正在弯腰洗水果,我看着她那挺起的屁股,欲望之火使我的血液加快流动。突然我灵机一动有了主意,我笑着说:“阿姨,我看见你头上有几根白头发,我帮你拔下来好吗?”“哦,真的呀,那好吧,你给我拔下来!”她同意了,其实他的头上并没有白头发,是我想接近她。于是我来到她的 背后,伸手在他的头上翻动着,我把我的阴茎慢慢地贴在她的屁股上,啊真舒服!她好象没有反对我的举动,于是我就大胆起来,阴茎在他的屁股上来回摩擦,这使我兴奋不已。我来回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,还叫出声来,这回她明白过来了,想把我推开,我将双手搂住他的腰,快速的摩擦着,他挣扎了一会身体就软了,我知道她已经被我征服了,我要彻底的征服她,我把他抱的紧紧的,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,用嘴去吻她的脸,她也把脸转向我,我的嘴滑到了她的双唇上,舌头挺进她的口中,她有了快感,双眼闭着真是太美了,我的手又摸到了她的大腿,好有弹性,太棒了!我摸到了他的阴部,她开始呻吟了,我真的要爆发了,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,她的下身已经湿了,我的手指送进了她的阴道,她发出“啊……啊……恩……”的声音,我伸手去脱她的衣服,她连忙说道:“这不可以的,这是乱伦,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,她在客厅里,这……”

  一会儿,她端着几碟很是有色有香闻着有味的菜走进客厅,叫我到那边的饭厅里去吃。我刚坐下,她妈妈就拿着一瓶红葡萄酒出现了,笑意盈盈地对我说:“感谢你赏光啊!”

  她瞟了我的裆部一眼,微微一笑,转身到卧室去了。“还有菜。”我发现她的脸上也泛起了红润。我看着张姨的背影,我操,她换了一件半透明睡袍,魔鬼的身材被睡袍朦胧的遮盖着,她没有带胸罩,细细的腰下面是肥肥屁股,但肥肥的屁股被一条白色的三角裤遮盖着,要是没有这三角裤该多好啊!走起路来肥肥的屁股在三角裤内微微颤动着,下面是两条细长的腿。这哪是一个40岁的人,简直是一个三十岁的丰润少妇。我知道那是爲我准备的。

  我说:“应该我说谢谢的。”

  我们开始吃了,她俩不停给我夹菜,张妈妈还无意似的将手放在我的腿上,在我的阴茎上捏了以下,张姨坐在了我的旁边。我使劲的看着张姨的大奶子,由于她的睡袍前面有一些花纹,看的不太清楚,但还是能看出些轮廓,大大略有些下垂的奶子看起来非常柔软,再她夹菜的时候那两个奶子在她的睡袍里晃动着。不行了,我的又硬了 了不让她们发现,我冲冲吃了几口就说吃饱了,也喝了许多酒。

  饭后,我们坐在沙发上开始聊天,王艳妈妈的眼光一直看着我,她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我的。刚说了没几句,来了个电话,是找王艳的,好像是急事,王艳说得出去一趟。我忙说我也得走了,她们俩却死命留我。

  “你就陪我妈妈再做会儿,我去车站接爸爸很快就来。”王艳说。

  “对啊,再坐会。王艳和她爸要把货送到店里去,要好长时间哪。怎麽?没兴趣和我聊。” 我忙说:“不是不是啊。”其实我巴不得呢!

  王艳走后,我们聊天,慢慢的眉来眼去,互送电波。

  “高老师真是风华正茂啊,哪像我,已经老了!”

  “伯母一点都不老,看上去就30不到。”我忙拍美人屁。

  “是吗?”看得出她很高兴,“可我46了啊。”

  “可你看起来还很年轻啊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!!!”

  她笑得很甜,也很媚,肥软的身体在沙发里蠕动着,说:“小高啊,我做你乾妈好吗?我一见你就觉得你是个好孩子,很亲的感觉。叫我妈好了”

  “不要!”

  “爲什麽?”她似乎对我的回答很吃惊。

  “因爲我觉得你更像个姐姐或稍微大一些的阿姨啊。你不老,所以我找不到儿子的感觉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她看着我,说:“你觉得阿姨有魅力吗?”

  “有啊有啊!”我忙道,“你很吸引人的!”

  “是吗?有没有吸引你呀?”

  “有啊有啊!第一眼看到你就被迷住了,以爲是见到仙女了。”

  “你啊,嘴太甜,说,骗了多少女人啊!”

  “冤枉啊!哪有?!”

  “你,”

  “什麽?”

  “喜欢阿姨吗?”

  “喜欢!!!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我骗你,叫我性无能!”

  “嘻嘻嘻,发这样的誓!”她笑得花枝乱颤,我知道机会来了,忙跪倒在她脚前,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我自从那天见你,就没魂了。”然后拉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,拼命吻,她兴奋起来了,说:“别,别。”

  “我爱你我爱你,我的娘娘,我的圣母,我的亲奶奶!”我抱住她的脚,脱去脚上挑的拖鞋,狠狠亲她白肥的脚,并把脚丫子一个一个地吮,在她的脚心舔,她咯咯笑着用腿圈夹住我,我看她的双腿间已湿了,就一头扎进她的双腿和微隆小腹的三角区,隔着裙子亲她的阴户,她也疯狂起来,双腿死力夹住我的头,躺倒在沙发上,大声呻吟,骚叫起来。我从她腿间挣出来,双手拉她的裙子,岳母闭着眼睛,轻声的继续说:「你不是想我吗?那就快点儿┅┅」我一下子拉开了她的裙子,只见那黑浓阴毛掩映下的肥软粉红的阴户早已春水泛滥,慢慢一开一和地,她也起身脱去裙子,里头也没乳罩的,两个大奶球在抖着肉感,乳头又大又黑。岳母闭着眼睛,轻声的继续说:「快点儿┅┅」我看了她几秒钟,一下扑倒把头埋于她的双腿间,舌头全部伸出,先在她的阴户上美美舔了几十下,然后卷起舌尖,往她的阴户中间挤进去,刮着她那柔嫩的阴道壁,慢慢找阴核,找到后用舌尖死命顶。她这时已疯狂,不停地叫着:“别停。用力。啊!!!!!!”我已满嘴满脸粘着淫水,又咸又粘,有一种特殊的香味。我吸了许多淫水在嘴里,然后咽下去了。

  “插我,快!!!”她像母兽一样低声咆哮着命令我。

  我起身,擦擦脸上的水水,我的阳具早已尖挺充血,又粗又硬了。沙发太小,我抱起正在发情的她,进了卧室。

 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,没想到岳母反而骑到我身上来:「小高,你这坏女婿,气死妈了┅┅」岳母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一对浑圆的奶子呈现在眼前,随着她的身子抖动,「妈,你的奶子真美。」我用手握住,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。岳母伏在我的身上,喘着气说:「小高,你舔舔┅┅」

  我含住她的奶头,舌尖围着乳晕划圈:「妈,我好想,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┅┅」

  岳母回手探到我内裤里面,小手攥住揉搓:「我┅┅也是,都是你这坏姑爷害的,在厨房就┅┅射我┅┅」

  「妈你别怨我了,还不是你的屁股又圆又翘的,还老是夹我。」嘴里含着她的奶子,手向下摸去,隔着她的丝质内裤顶在小穴上。

  岳母扭动纤腰,小穴磨压着我的手指,嘴里却不饶人:「还说呢,就是┅┅再翘,你做女婿的也不应该,哦┅┅小高,你真是我的克星┅┅」「妈,不要说得那麽难听嘛!」我用手拉下她的内裤,抚摸着她的屁股说:

  「妈,你这里长得真诱人。」

  岳母不依的扭动,把从内裤里拽出来,小手在上面忙着套弄:「都是你这根东西惹人,让我想躲都躲不开┅┅这是我一生见过最大的。」「妈,说真的,刚看到你,我还以爲你是王艳的嫂子呢!」「胡说!我哪有那麽年轻!」岳母受用的脱下内裤,她那屁股像水密桃一般又白又嫩,我急的坐起来一阵大摸,岳母笑着躲闪:「这是什麽女婿,在丈母娘身上乱蹭什麽?」

  「妈,你比王艳的还棒啊,再让我摸摸┅┅」

  岳母板起脸来:「你要了我的女儿,还想上我?」「我怎麽敢上您呢,您上我吧!」

  「混蛋!再说,我打你啦!」岳母杨着手,就要打下来。

  「那就打这儿好了。」我抓着她的手放在上。岳母拍了两下,又板着脸说:「一会儿可不能太猛了,听到没有?」

  「听到了,我的好丈母娘,你姑爷的可硬了哦┅┅」「硬了倒不怕,」岳母分开腿,坐在我的膝上,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动:

  「可别刚进去就软┅┅格格┅┅」

  我的欲火被她逗得老高,再不上马的话,真可能让她摸出来。我半坐起身,拖着她的手:「妈,软不软一会儿就知道了,你快点上来┅┅」「这麽快就忍不住?」岳母捉狭的还想继续玩弄,被我用力拽过,大顶在她倾着的小腹上,两手紧紧的揽住她的上身,岳母的呼吸跟着加快:「小┅┅高,你┅┅轻点儿。」

  「妈,再不┅┅上来,我可要射了┅┅」我贴住她的耳根,手在光滑的粉背上乱动。

  「那,我自己来吧┅┅」岳母垂着头,用手扶正,身子往前一蹭,龟头正抵在穴口上。

  「小┅┅高!啊┅┅小高!」她闭着眼,两手搭在我的肩上,却不敢往下用力。

  「妈,快点儿┅┅快让我插进去。」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,轻揉的捏弄。

  「小高,你可不要笑话┅┅我┅┅哦┅┅」岳母睁开眼,深深的盯着我,屁股前后移动,龟头拨开湿润的阴唇,被她的小穴包围住。

  「哦┅┅呼┅┅小高┅┅胀得慌┅┅」

  岳母的小穴紧紧的夹住,让我找到了和最美的感觉:「妈,你别怕,再┅┅往下来┅┅」我搬动着她的屁股,下面往上一送,她颤抖着叫喊:「小┅┅啊┅┅慢一点儿┅┅」随着她的套坐,整根都刺到里面。

  「妈┅┅哦┅┅你真紧啊┅┅」

  「我有几年┅┅没有过了,」适应后的岳母开始上下提拉:「要不是你┅┅哦┅┅你手别动┅┅」岳母拿开我搬动的手:「让┅┅我自己来┅┅哦┅┅真舒服┅┅」

  「妈你这麽年轻,又性感┅┅怎麽不再找个情人┅┅」「又再胡说,我都快抱孙子了┅┅哦哦┅┅还找什麽找┅┅哦┅┅」「妈┅┅那以后我孝顺您吧┅┅嗯?」我捉住她的两个奶子,在上面抚弄起来。

  「嗯!嗯!小高┅┅哦┅┅好小高┅┅快抱妈┅┅」听了我的话后,岳母双手更用力的缠上我的脖子,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下套:「好┅┅小高┅┅妈的好姑爷┅┅」

  「妈,你也是我的好岳母┅哦┅┅夹得真爽┅┅」配合着岳母的动作,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,随着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。

  「小高,你┅┅不嫌我老吗?┅┅」

  「谁说我丈母娘老了?在我眼里┅┅哦┅┅她又美又风骚┅┅」「真是我的冤家┅ 啊啊┅┅你这大的姑爷真┅┅会讨人喜欢┅┅」岳母高兴的更加卖力,不住的催促说:「妈的┅好姑爷,用力操┅┅哦┅┅好姑爷┅┅」

  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孩子一样了,声音也变得嗲起来,这更刺激我的欲火,手指在她的臀上、大腿上游走:「好丈母娘┅┅你真会玩儿┅┅高儿的快爆了┅┅」

  「姑爷┅┅哦┅┅好小高┅┅你丈母娘还未够┅┅哦┅┅」「妈,你真能干┅┅」

  「哦┅┅小姑爷,等一下再从后面来┅┅啊┅┅」岳母骑跨在我身上,停止套动,轻轻的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半带娇媚的说:「从后面来,好不┅┅好?」她发情的样子真诱人,我托住她的俏脸,回吻在她的鼻子上:「好啊,我可以一面干,一面摸你的美屁股,嘿嘿┅┅」「臭姑爷┅┅!」岳母娇嗔着扭了一下我的鼻子,从我身上下来,转到旁边趴好,高高耸起的臀部下面,红嫩的小穴微微张开,诱人的流着淫水。岳母见我看着不动,扭头说道:「再不进来,我又生气啦!」她不停地叫着,呻吟着。然后她把她的两条粉嫩肥软的大腿架到我肩上,我用手把我的阳具导入她那温润滑溜的阴道,她低底地叫一声,因爲我的那玩意儿实在很不一般。先慢后快,我越插越勇,每一下都插到她的阴道最深处。

  她的两个大奶球在 滚动,扭着身体配合我。

  一个小时后,我终于泻了,我们同时大叫着,我汗水淋漓地从同样香汗淋漓的她身上滚下来。

【完】